事件的開端

周金耀,原籍彰化縣伸港鄉,出世甫四個月時,父母因貧窮無力撫養,過繼給同鄉的農民周益先生為獨養子。1928年,13歲的周金耀就讀於埤子公學校五年級,有一天,因不小心被石頭絆倒,跌傷右膝蓋關節部份,傷勢最初不甚嚴重,僅僅是破皮擦傷,隔天周金耀仍然走了四台里的路去上學。四、五天後,傷口不幸遭到感染,漸漸浮腫化膿。由於當時的衛生保健觀念並不普及,養父周益先生遵從秘方,以髮油和草藥為他敷療;沒想到傷口反而腫漲得更嚴重。慌亂的周家,到處求神問卜,還請來道士施法。

轉診彰化基督教醫院「去給蘭醫生看」

周父最後揹著幼年的金耀前來彰化求診,走到彰化北門鐵路旁,遇見了一位老人;老人憐恤地看了看金耀的傷,勸他們儘快去找「蘭醫生」求醫。
周益先生抱著無限的希望趕到了彰化基督教醫院,才知道蘭大衛醫生全家正在煙台避暑,尚未回返,於是先由烈以利姑娘初步處理傷口,迅速準備了一桶消毒水(Lysol),將金耀的傷腿泡在藥水裡頭。同年9月,蘭大衛醫生返回彰化,接手治療金耀的病況。

基督之愛相隨—連瑪玉女士陪伴照護

在這段療養期間,連瑪玉女士每天都來探視金耀,為他導讀聖經;偶爾也教他頌唱詩歌、編織毛線,減輕長期住院的痛苦與悲傷。不幸的是,周金耀的傷口因為潰爛的部位恐併發骨膜骨髓炎,屆時唯有截肢保命一途。

蘭氏夫婦的愛
全台醫療首例—植皮手術

當連瑪玉女士聽聞這樣的診斷,心急如焚,連忙與蘭大衛醫生商量,如何拯救金耀的傷肢。蘭大衛醫生回答:醫典上記載,有一種植皮手術,切取“其它”部位的皮膚,縫補到損傷的皮面,讓它再生癒合。但是,蘭大衛醫生又說:這種植皮手術,到目前沒有任何臨床病例,只是書上的理論而已。蘭大衛醫生想著:金耀的身體太過虛弱,恐怕無法承受其它部位的皮膚手術割除;周父必須照顧金耀還要養家,也不是合適的人選;若是割取烈以利姑娘的肌膚,則又擔心院內的護理工作無人打理。普天之下,要去那裡找人,請他來醫院割一塊那麼大的皮膚,捐給一位互不相識的外人呢?連瑪玉女士心中忽然出現感動的說:耶穌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,是因為愛護世人;祂甘心為人流血捨命,我們實在無以回報。假使割下我的皮膚,縫在金耀的身上,可以治癒他的傷嗎?
連瑪玉女士懇求蘭大衛醫生接受提議。手術當天,全院上下處於異常緊張的氣氛中,尤其是擔任主刀的蘭大衛醫生,肩負的任務是:全台史上第一例的皮膚移植手術;何況躺在手術台上的人,還是蘭大衛醫生最親愛的妻子!

當天手術景況—醫療過程

當時因為沒有前例可循,沒有人知道異體移植,可能會造成排斥現象;四天後,移植在金耀腿上的皮膚,周圍變成血餅塊狀的物質,終至脫落,第一次的手術宣告失敗。一個月後蘭大衛醫生直接割取金耀自身的皮膚,以細片的方式撒植在傷肢,情況大有改善;四個月後,再度施行二次同質性的手術,一年後痊癒出院。
周金耀牧師日後回憶起當天的景況:手術時,因麻醉藥力不足,我忽然從昏睡中醒來。並且親眼瞥見蘭大衛醫生正在切割蘭媽媽腿上的皮肉,如同電擊般的驚駭,震觸了我的全身。原來!蘭媽媽說要割皮膚補在我的身上,竟然是真的。

知恩圖報—周金耀獻身教會

回顧彰化基督教醫院的百年史,這一則切膚救人的往事,感動了無數的民眾,至今仍然流傳。周金耀牧師深受蘭大衛醫生夫婦的照護,感念之餘,獻身教會;在他佈道宣教的陳述中,彰化基督教醫院「切膚之愛」的故事,成為榮耀上帝的最佳見證。

這則故事,蘭大衛醫生夫婦未曾主動向人提及,直到周金耀牧師在一次佈道大會分享,切膚之愛的事蹟才開始流傳!

這是一件極不平凡愛的故事 ~

一位仁慈的醫生,親自動手術割除自己妻子的腿部皮膚,來救治一名垂危病重的異國兒童。

「切膚之愛」已成為醫界的典範